羊記跑腿
  涉事男友稱女孩因跳車受傷,當事人蘇醒後卻稱被男友行凶,當地警方稱仍需調查
  
  羊城晚報訊 記者趙映光攝影報道:今年8月4日晚8時50分左右,20歲的汕頭女孩小璇與家人失聯了20多個小時後,被人送回家,當時已因頭部遭受重創陷入昏迷狀態。在醫院ICU里曾兩度被主治醫生開出病危通知書,萬幸的是,接受開顱手術後的第四天小璇奇跡般的蘇醒,併在家人手心裡寫字,稱自己是被騎摩托車送其回家的男子鄭某打傷的。
  失聯20多個小時,女孩究竟遭遇什麼經歷?被指實施暴力的男子面對女孩家屬的質疑、派出所的問詢乃至本報記者的採訪,均矢口否認自己施暴,雙方各執一詞。
  失聯20多小時重傷被送回家
  12月1日上午,羊城晚報記者接到報料後趕到小璇家中。經過近4個月的治療和恢復,目前小璇的精神狀況良好,能夠與人溝通交流,也能清晰回憶起事發經過,但仍偶有頭暈頭痛情況出現。
  據小璇的哥哥林先生介紹,8月3日晚,小璇外出之後就一直沒有回家,他們不停地聯繫小璇,但她的手機一直處於能打通卻沒人接聽的狀態。直到8月4日晚上8時50分左右,小璇才被鄰村的一個男青年鄭某用摩托車載回家,期間失聯超過20個小時。
  林先生說,妹妹小璇被送回家的時候,已經神志不清,陷入昏迷狀態。感覺“非常不對勁”的他立即驅車將小璇送往汕頭市中心醫院搶救。經該院醫生診斷,小璇因顱腦受重型外傷,多發腦挫裂傷,雙側枕骨及左側顳骨骨折,病情非常危重,建議立即進行開顱手術治療。
  住院搶救期間,醫院曾兩次向家屬下達小璇的病危通知書,主治醫生也告訴林先生一家,即使能搶救回來,小璇仍有八九成的機會會成為植物人。
  在等待小璇的搶救期間,林先生一家向鄭某質詢了小璇的受傷原因,當時鄭某聲稱,他是8月4日中午在林先生家門口將小璇接走的,後來他們兩人因為感情鬧矛盾,小璇就從他的摩托車上跳了下來,才導致受傷的。
  鄭某和小璇是什麼關係?她究竟什麼時候被帶走?小璇真的是自己跳車致傷的嗎?如果是跳車,為什麼僅有顱腦遭受重創而身上卻幾乎沒有擦傷的痕跡?帶著種種質疑,林先生一家選擇向轄區濱海派出所報警,但派出所卻稱“證據不足不能立案”。
  女孩蘇醒後稱男友為“凶手”
  在接受開顱手術後的第四天,小璇終於奇跡般地蘇醒了。雖然神志慢慢恢復清醒,但小璇仍不能開口說話。小璇拉著家人的手,在他們的手掌心一字一字地寫出自己是被男子鄭某暴打致傷的。
  原來,鄭某是濠江區濱海街道林後村人,小璇和他在此前打暑期工的時候認識,事發之前雙方是男女朋友關係。但據小璇本人介紹,她在後來的接觸中感覺,鄭某和她並不合適,於是提出分手,但鄭某並不甘心,去年甚至還找到小璇上班的地方當眾下跪,希望和小璇複合。
  被鄭某的“瘋狂”舉動嚇到後,小璇隨後辭職,並前往潮南區陳店鎮打工,“希望能夠避開鄭某”。但沒想到,小璇在8月3日晚外出歸家時,“被早已蹲守在家門口”的鄭某以和小璇“道歉”、“說清楚”等理由,強行帶上摩托車載走,併在距離小璇家大約1公裡外的疏港大道將她“暴打致傷”。
  聽到妹妹的情況介紹後,林先生立即前往小璇所說的事發現場,希望能找到些許證據。由於疏港大道晚上路人不多,沒有路燈也沒有任何監控設備,但是林先生最後仍發現疏港大道旁的一家公司門口,恰好有一個監控攝像頭,該攝像頭記錄下了8月3日晚至8月4日凌晨的現場畫面。
  在林先生提供的視頻中,記者發現:由於沒有照明設備,視頻的清晰度並不高,無法看清楚視頻中人物的五官,但可以辨別出一個男子在8月3日晚11時20分左右,騎摩托車載著一名女子進入視頻畫面後,兩人下車在路旁進行了長達3個多小時的交流。期間,男子和女子發生多次拉扯情況。
  據小璇本人介紹,事發當晚,鄭某將她強行帶到疏港大道後,曾多次向她要求重新確立戀愛關係,甚至要求發生性關係,但都遭到了她的明確拒絕。
  隨後,小璇多次試圖掙脫鄭某回家,但每次都被鄭某拖回,而當小璇偷偷想用手機向家人求救時,又被鄭某發覺,手機也隨即被鄭某沒收。直到8月4日凌晨3時左右,鄭某見小璇並不妥協,於是“不耐煩地拿起硬物”,擊打小璇的頭部。小璇說自己至此便不記得當天發生的其他事情了。
  涉事男子堅稱未對小璇施暴
  羊城晚報記者從林先生提供的視頻中看到,該男女在8月4日凌晨2時32分左右,開著摩托車從雙方“交流”的地方離開,但從視頻並無法看清楚當時女子的狀態。
  小璇被帶離現場至被送回家,時隔約18個小時,那麼小璇被帶去了哪裡?又發生了什麼事情呢?12月1日上午,羊城晚報記者通過電話聯繫採訪了涉事男子鄭某。
  據鄭某介紹,他確實是在8月3日晚11時左右,從林先生家門口用摩托車將小璇帶走的,但帶走的理由則是因為他看到小璇和其他男性朋友出去玩了,而且還是玩到深夜,他覺得身為“男朋友”應該和她進行一些溝通。鄭某承認該段監控視頻中的男女正是他和小璇兩人。
  鄭某稱,他將小璇帶至疏港大道後,一直嘗試和小璇溝通,但小璇並不願意搭理,而是自顧自玩手機,他因此將小璇的手機收了起來。在交流過程中,他有拉扯、拖抱小璇的情況,但他“沒有動手打過她”。鄭某說,小璇受傷是因為在他準備送她回家的時候,小璇不知為何從摩托車上跳下時摔到的。
  “我馬上停車看她的情況,她還跟我說沒事呢”,鄭某說,他發現小璇跳車後,並沒有註意到她的真實傷情。於是在考慮到深夜還有小璇受傷情況後,他選擇將小璇直接帶回了自己家裡。
  直到8月4日晚,鄭某發現小璇的情況“不太對勁”,於是就先聯繫小璇的家人稱小璇身體不舒服,隨後就將小璇送回林家。為何要向林家謊稱是8月4日中午才接到小璇的呢?鄭某解釋稱,小璇受傷的時候是和自己在一起的,他當時感到很害怕,擔心會被其家人打,所以才選擇了撒謊,但派出所民警介入後,他已經向辦案民警交代了實際情況。
  警方:
  目前仍在調查中
  12月3日上午,濱海派出所的相關負責人在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表示,他們已經受理了該起事件,但暫時掌握到的事實證據仍無法達到立案條件,目前仍在調查中。
  據上述負責人介紹,林先生一家在向濱海派出所報案時曾稱,小璇失聯期間曾遭受鄭某的“綁架、強姦和毆打”。接警後,濱海派出所立即派員開展相關調查。不過,辦案民警在通過進村走訪、調取相關道路監控視頻、委托汕頭市中心醫院對小璇進行婦檢等方式開展調查工作後,逐一排除了鄭某對小璇實施綁架和強姦的可能,於是鄭某是否存在毆打小璇致其受傷則成為了調查的核心焦點。
  濱海派出所的相關負責人表示,由於林先生一家和鄭某對小璇的受傷原因各執一詞,而疏港大道的監控視頻,也無法明晰地看到鄭某是否曾動手毆打過小璇,當地警方還需要對該起事件的疑點進行梳理和繼續調查。
  (趙映光)編輯:李傑  (原標題:汕頭少女失聯20小時後昏迷返家 稱被男友施暴)
創作者介紹

駱胤鳴

xd91xdrwj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